這是...懶得做作業的後果?[露太郎軟陶進程一XD]

順便說一句,國慶閱兵蠻有愛的XD
不過...女民兵那招搖的軍服顏色,一定會達到和法叔軍服一樣的效果吧XDDD

内裏是...比較失敗&驚悚的軟陶--露的頭部,也就是未完成第一版XD
有一定心理承受能力再點開喲~

继续阅读

[ArcanA~collection~]The First Character



名前:Plumo(EO,意為:羽毛.即英文feather)
紫眸藍發
♂(很偽娘吧orz)
私心設定:
血型:AB
身高:174cm
體重:52kg
因血統不純而被趕出家族,但是即使這樣,看上去還是意外的膽小軟弱.有一點點小聰明,但也因此憂慮的事情變得更多.胃藥是必備用品.對體力勞動不太擅長所以身體素質孱弱(HP很低)由於經常在樹林里穿梭躲避危險,有一定敏捷,最近最記得的命中率感到很苦惱處於鍛煉階段.
魔法使型.
努力變強中.




感謝諾子的介紹,這遊戲好萌> <

拖別人的介紹來:一款部落格遊戲。
但也是可以放網頁,或者不放到任何地方,隨性。
打別人的人物獲取經驗,單向選擇攻擊即可,系統程式自動RUN,不必技巧。

官網:http://www.arcana-collection.jp/

草樣美好的介紹&指南:http://blog.yam.com/cat5tw/article/15601254

Für Sie, alles Leben

那個時候,幼小的他握著劍,眉目間冷傲凜然,用輕蔑的眼神看著其他人,哪怕會被打得滿頭包。時間過去了一些,他被那個將他作王國的上司牽著,看著作為他下任上司的小王子叛逆出走,無動於衷。

再然後看到那個原本比自己沒高多少的病弱少年時,他已然長成一個沉穩憂鬱的成熟男子。基爾伯特不甘地用手摸摸自己還有些嬰兒肥的臉,沒來由的有些惱怒。可惡,怎麼能比本大爺還帥!

戴著冕冠的弗裡茨接過他的手,溫柔卻不容反抗的把普/魯士摟在懷裡,成為了他新任上司這個人對他露出一個柔和的笑容,溫暖的手掌輕輕撫摸他白金色的發,緩緩、輕柔、一字一句地在他耳邊低語,“你代替了漢斯呢,我愛你,我也恨你!”最後幾字,冷硬異常。那刻,基爾伯特入墜冰窖,身體不自覺地僵硬。

登基儀式未過多久,新上司就帶他去了戰場。嗅到戰場上獨特的血的氣息,因這裡誕生,因這裡成長的普/魯士整個興奮起來,仿佛望見了獵物的猛獸一般。殺紅了眼的基爾伯特揮著比自己還高半個頭的劍奮力向著敵人砍去。突刺、斜劈、砍殺,譏笑著的嘴角露骨的透著嗜血的殺意。敵人的血濺上了臉龐,他懶得擦拭;屬於自己的血紅侵染了視野,血管裡那股名為“戰爭”的衝動讓他顧不上喊上一句疼。

浸染了血污的馬靴狠狠地把羅德里赫踩在地上,昂起頭看著不遠處同上戰場的腓/特烈二世,撐在深插在地的劍上,哪怕自己也並非毫髮無傷,鐫刻在靈魂深處的驕傲也在身體中咆哮奔湧!
離開戰場,搶了那個小少爺重要的地方笑得正歡的基爾被腓特/烈大帝【注1】一腳踢去其他邦國跟著募兵官去徵兵。

在接下來的近十年時間裡,基爾伯特上午在上司家的書房裡被監督著認真念書,下午被押著進行嚴苛的軍事訓練。即使從小的愛好寫日記的時間被大大縮短,生活變得異常忙碌,基爾也過得很開心。

這樣忙碌而快樂的時光總是不長久的,翻翻自己的日記也許基爾伯特就能理解了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有傳聞小少爺家的女上司積極的想要收復西/裡西亞,於是弗裡茨決定先發制人拖著還在手忙腳亂套衣服的普魯/士奔赴薩/克森,想在法/國和俄/國還沒來得及反應的時候就結束掉戰鬥。科林戰役的失敗讓這個願望破滅,基爾伯特已陷入將被羅德里赫、伊萬、法蘭西斯圍毆的境況。

羅斯/巴赫會戰(Rossbach)和洛/伊滕會戰(Leuthen)【注2】兩次傳奇的誕生也並未讓身體狀況越來越差的基爾伯特有所好轉,幾次三番柏/林的被攻佔也讓他不時陷入昏迷。因霍/克齊戰役(Hochkirch)【注3】的損失慘重再度昏迷醒來後的基爾伯特,恍然發現從開戰起就在自己身邊的好多戰友都已然不見。

披上外衣走出營帳,十月份特有的清爽的涼風也吹不走戰事失利帶來的灰暗情緒,搭手張望了一下,很快就發現了坐在小溪岸邊單膝曲著埋首期間的弗裡茨。基爾伯特大大咧咧的在他身邊坐下,“沒事的,一切都會過去的。”

“姐姐死了。”

“沒事,一切都是會過去的。”

“唯一能理解我,時刻鼓勵我的姐姐死了。”

“沒事,一切都是會過去的。”

腓特/烈歎了一口氣,對這個像是只會重複言語的笨蛋無話可說,隨手抽出隨聲攜帶的長笛吹奏。基爾是粗人,是俗人。不懂什麼是小工調,不懂什麼叫顫音。但就是他聽得出這首曲子溢著滿滿的悲傷。

曲畢,基爾伯特站了起來,雙手按著腓/特烈的肩膀,盯著他的眼睛,滿臉認真,“沒事的,本大爺我還好著呢,薩/克森和西/裡西亞還在我們手裡。“

1759年的戰況事實上更為不妙,期間昏迷時間持續增長的已經十分虛弱的基爾伯特能做到的,只有在庫/恩斯多夫(Kunersdorf)時使出全身力氣把失去往日冷靜單槍匹馬向敵軍沖去的弗裡茨拖離了戰場。

四面楚歌,基爾伯特作為一個國家的健康每況日下,在伊萬和羅德里赫發生分歧之前,他甚至以為自己會就這麼消失在柏林。他看到腓/特烈對著他揮了揮手裡的毒藥瓶,半白的發下已經有點蒼老的顏露出一個溫和堅定的笑,“如果你消失,我會陪你去的,所以不用擔心在主那裡一個人會寂寞。”那時,左邊心房那麼一小塊的地方沉鬱地難受。

兩場並不怎麼有決定性的戰役的勝利算是讓基爾伯特持續不退的高燒暫時緩和下來,聯軍的步步逼近,卻還是讓他不時捂嘴劇咳,嚴重時甚至指縫間有紅色溢出。




命運女神總是喜歡在人絕望的時候才對他微笑,基爾伯特深深的體會到。

當在某個清晨試圖出門散步迎接一下最後的陽光的時候,看著討厭的伊萬•布裡金斯基站在自家門口,握著血跡未幹況且上面還是自己血的水管笑得跟向日葵一樣燦爛的說,“新上司讓我來幫你喲~☆”這種時候,無論是誰都會心情複雜。

貝瓦爾德退出戰局、在海外與亞瑟交戰的法蘭西斯也自顧不暇、西里西亞收復,局勢的漸漸明朗讓基爾伯特松了一口氣。 戰後滿身傷痕的基爾伯特還沒來得及躺在院子裡的草地上好好的享受一下陽光的溫暖就被弗裡茨一把領著領子扔進了學校,“從今天起,你給我好好念書。”





有時會去農民家裡幫忙種種土豆,有時又被催促著去看看法律的平等有沒有被執行,重複生活到百無聊賴的時候,又可以去分分菲利克斯家多餘的房子。基爾伯特覺得能夠邊收穫土豆,邊對著對面的小少爺做鬼臉的日子也很有趣。

對於國家而言,幾年的時間倥傯而過沒有什麼留下什麼痕跡,基爾伯特還是基爾伯特,銀髮紅眸,愛張狂地大笑。

“老爹,我們今天去打獵好不好?”長得結實有力的青年大力推開書房的門,笑得快樂而囂張。

久久沒有回音,長椅上的君主低頭沉默不語。

“老爹?”

不詳的預感頓時拽住了他的心,血色眼眸驚恐不定,閃爍著就算在窮途末路之時也未有的懼怕迷惘。





僕人和醫生的嘈雜聲仿佛來自另一個世界,這個國家默默退出房間,像是失去所有力量般背倚在牆上。

明明是知道不可能和人類走過一生,明明知道再也回不去了從前那種日子。

記憶中文弱但硬朗的身軀已經老邁殘破。他看不清也看不懂他臉上笑容的意味。

可惡!基爾伯特用手粗魯的抹了抹眼角。

“我將毫無遺憾地離開這個世界。”

他想,也許他是聽到了他最後的話。

那一刻,他有恨自己作為國家而有的壽命。

良久良久的寂靜,“呵……呵…哈哈哈哈,大爺我一個人也會很快樂!”

继续阅读

题目 : APH国拟人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所以,這篇是廢柴上色orz

........這裡是是欠了人差不多近一年的HBoiz←關鍵是,你又二更了...你到底有多少話是一次講不清的?!

神器殿,抱歉了orz

.......於是,上色真的很糟糕?

另外...一年前我的畫風如此少女是怎麼回事啊喂!←.....其實你現在的上色風格也很少女吧

繼續畫是扔内裏的orz

继续阅读

题目 : 涂鸦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廢柴塗鴉再開

....我重新燃起來對異人的愛是怎樣orz
然後,爲什麽燃起對異人的愛之後,燃的還是依舊被明大馬修的菲殿的愛啊orz

嘛,往下是廢柴塗鴉...
菲殿的紫羅蘭般美好的臉龐,溫暖的笑容量我也是無法表現的...
另外,那塗鴉的紙張真的很值得吐槽orz
那字也是值得吐槽的部份orz

继续阅读

题目 : 涂鸦
博客分类 : 漫画卡通

廢柴的自白

MissAutumn

Author:MissAutumn
本Blog內容與原作者、真實國家、歷史、人物、政治、軍事等一切無關。

此處僅供博主收納作品以及日常吐槽用

作品嚴謹無斷轉載以及抄襲
↑我說你個全廢沒人會這么干的吧||


也许回归此Blog也许废弃,待定。

戰鬥吧!
歡迎勾搭=V=
害羞就給我郵件吧~=w=

名字:
邮件:
标题:
本文:

誤入的羔羊有幾何
歷史Hit:
118普仔生日(阿零 英冰文)
124親父生日(自己踩到,不寫了ye) 531親父登基日(無截圖無證據..我可以賴么←快滾)
萬國旗飄~←沒可能的
free counters
自由連接&應援
APH禮義 本家大神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类别
搜寻栏